鐵花散文
2020-01-15 07:07:39 來源:怡和散文網

  2013年6月,天氣讓人感到躁動不安,還沒有到熱的人大汗淋漓的時節,然而,卻讓人覺的身體比炎炎夏日更為難受,似乎每一滴汗珠都含在人的汗毛孔里,悶的慌,堵的慌,心中如同裝著一頭想要發狂的猛虎,怒吼著,亂撞著,卻找不到發泄的窗口。我收拾好自己的衣服,被褥,連同這幾年在集市上斷斷續續買來的幾本閑書準備回家。

  眺望著窗外的一景一物,這里的一切由陌生變為熟悉,漸漸的有了歸宿感。不過,很快我將離開這里,下次再來,我將以一位訪客的身份,情隨事遷,往事如水。

  離開學校后,因為單位還沒有通知去報道,想著先去找個地方打幾天臨時工,掙點錢,也豐富一下自己的人生經歷,于是去了煙臺。

  我在鄭州參加了一個公司的招聘會,下午便體檢,接著就坐著廠里的專車去了煙臺。是一個靠近大海的廠區,我在那里一共呆了四十五天,剛進廠區時,什么都不會,領導給我安排了一個師傅,叫孟小雪,她真是一位稱職的師傅,除了每天給我安排一定量的學習內容外,還讓我寫學習心得,有時候還給我買零食吃。有一天她問我,“你是大學生么?”我說“是呀,念過幾年書”,她喃喃說,“哎,我在學校什么都沒學會,等于是虛度光陰,可是,你上了大學為什么還會出來打工呢?不是天之驕子么?”,我笑笑說,“我念的大學不入流,在學校也沒學會什么東西,等于瞎混”。“不過,我還是頭一次給一個大學生當師傅的,有什么不稱職的地方,你可不要笑話我呀”,她頓時忸昵起來,臉上顯露出花季少女特有的緋紅,讓人情不自禁的心生愛憐。小雪是個長相跟品行都很不錯的姑娘,她一直覺得我是教育體制鉗制下的一個犧牲品,所以,常常教我如何跟女孩搭訕,如何去追自己喜歡的女孩子,她讓我拉她手,讓我試著去抱她,她說,她不能看著自己帶出來的徒弟不食人間煙火,她要教自己的徒弟去感受女人的柔情似水,她還說,她要彌補一下我不應該錯過卻錯過了的心悸年華。

  還有兩位女孩,一個叫劉嬌嬌,一個叫趙迎會,也是大學生,我們現在還彼此聯系著,我時常在無聊的時候想起她們,她們蹲在地上對我說,“來,小哥把我拉起來”,我拉著她們的手覺得那是世間最美好,最幸福的事情,有時候,我買了零食給她們吃,其實也是想著趁個機會多感受一下那雙讓人陶醉的雙手,我們一起去海邊逮螃蟹,撿貝殼,看潮起潮落,感受最壯觀的海上日出,欣賞暮色四垂的海上晚黃昏,海風卷起的浪花由遠及近,拍打的海邊的礁石發出驚天動地的吼聲,我們游戲著,玩笑著,并猜想,腳下那些攤于鼓掌之間的鵝卵石曾經也是很大的礁石。嬌嬌總是說,海面也許永遠不會平靜,可是海底永遠也泛不起波瀾,我覺得嬌嬌很適合做個詩人,她的話總是那樣耐人尋味。

  很快,我接到了單位打來的電話,通知我去報道,那種可能稱不上風花雪月的風花雪月就這樣結束了。